当众讲话培训
用普通人的勇气做自己
2017-11-24    青岛若水心里咨询有限公司

用普通人的勇气做自己

2017-11-24 水泉院 

羞耻感是有害的,致命的,而我们正深深的沉溺在里面。”—布莱尼.布朗博士

关于羞耻心,最近我考虑了很多。我自己的,我病人的,我所爱之人的。即使我们什么错也没犯,羞耻之心也让我们焦虑,担忧,不舒服,不堪重负,深感愧疚。

布莱尼.布朗博士的职业研究,著作和讲演都有关于羞耻心的,这是一个让我们所有人都痛苦但没人愿意谈论的话题。当奥普拉问布朗博士关于她的研究时,她说她最初她被告知,如果她研究羞耻心,这将可能使她的职业生涯受挫。

“研究勇气”,他们告诉她,“不要研究羞耻心。”没有一个人愿意直视它,我们都想躲开它。然而,它在我们的生命里发挥十分强大的作用。

当被要求给羞耻心下个定义,布朗博士这样解释:羞耻感是一种强烈而痛苦的感觉,它让我们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与拥有。

这种感觉是对的。

为什么我们会感觉到羞耻呢?在目前的一项研究中,丹尼尔.斯尼瑟认为羞耻心已经进化为一种自我防卫,防止个体的重要社会关系受到伤害。从进化的角度看,特别是追溯到人类狩猎采集社会群体初期,很有可能,人类将羞耻心进化为一种保护他们避免或隐瞒会被人低估的事情的方式,这样他们才能被认为与其他人相当或者成为团体想要的成员。远古时期,其他人评价一个人的重要程度会影响他得到资源,像食物,伙伴,以及冲突时候获得的支持。换句话说,这是一种情感,成为我们生存的一部分,使我们不被踢出群体。

今天,我们不需要依靠羞耻心才能生存。是的,我们可能被踢出一个群体,但如果继续寻找,我们很有可能发现另一个能够允许我们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的群体。然而我们仍然有羞耻心—我们已经跟它牵扯在一块。

羞耻心令人如此痛苦,会轻易扭曲事实。当我们的需要与所爱之人的需求不同,他们会感到失望,这令我们觉得羞耻。当我对自己的情绪感到羞耻时,我可以浪费几个小时调整自己,因为我“应该”如此,而不是允许我自己顺着自己的感觉走。有时候,我可能会预测,我关心的人因为我想说的或我需要的某事而悲伤或受伤,这令我羞愧,使我与他们沟通别扭,引发了我努力避免的情绪。基本上,所有那些都是基于一个信念,我是谁—我需要什么,我的渴望,感觉与愿望—是不可爱的。它们不属于这个世界。

这对谁都没好处,包括我自己。

在布莱尼.布朗的著作中,她继续解释说三件事会导致羞耻心以指数方式增长:保密,沉默与判断。她说羞耻感依赖于一种外来的信念“我是孤独的。”羞耻心不能与同理心共存,她说。对我来说,这不仅包括来自他人的同情,更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同情。恻隐之心。

前些时候,我与恐惧感的关系发生了变化。虽然我依然会感到恐惧,但我阻止它引导我的生活。我感受它,赞同它,聆听它的诉说,然后冷静分析其中的信息。如果其中有重要的事情需要我,我会听,并将它加入我的决定因素中。如果只是陈规旧套的反应,或者对未知的恐惧,我感谢它的关心,然后继续前行。

我想我们也需要与羞耻心发展类似的关系。当我们对羞耻心的表层做出下意识的反应时,我们不断加强它。通过加强它,我们选择用部分的自己去过不充实的生活。我们中的大多数做这些选择好向自己妥协—那感觉糟透了。最终,它可能导致沮丧,中年危机,不幸的关系,被忽视的激情,上瘾,风流,离婚,然后是,健康问题和死亡。

如果我们,相反,向羞耻心点头—理解生物与进化驱使将使我们不再需要留意羞耻心—然后选择无论如何都完全做我们自己…那样,将是另一种自由的所在。就像布朗说的,

“我们当然需要英雄,但我们已失去可以让我们可以开诚布公的说出我们是谁,我们感觉怎样,我们体验如何(好或坏)的想法,这种想法就叫勇气。

豪言壮志常常将我们的生命置于危险之境。普通人的勇气就是直面我们的脆弱。在今天的社会,这相当了不起。”

是的,就是这样。是的,我们必须这样。如果我们想要过充实,丰富的生活,作为人在内心深处明确我们是谁,我们就必须冒险将羞耻心踩在脚下,与他人与世界保持密切关系。用我们的全部,全心全意。这就是普通人的勇气。

 

    青岛若水心理咨询有限公司首席恐惧专家,周玮博士,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理学博士,理学和经济学双硕士学位,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首期心理临床治疗博士班学员,专业从事社交恐惧细分领域情绪处理的研究和探索,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会员,中国心理卫生协会森田专业委员会委员,青岛心理咨询协会理事,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青岛若水心理咨询有限公司治疗了大量久治不愈,到处求助仍得不到救治的患者,治疗得到几乎百分之百认可------最专业社交恐惧症康复中心www.sjkjz.cn



    咨询预约方式  电话:0532-86946938或86715999 手机:13153208378(同微信) 社交恐惧治疗专家QQ:1726015325  恐惧症治疗QQ群:1396770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