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咨询
追星沈大师,空心病的垫脚石
2019-04-28    青岛若水心里咨询有限公司

追星沈大师,空心病的垫脚石

-----------祝晓

犀利哥的造型,对《论语》《孟子》侃侃而谈,一则流浪汉神侃的视频,火爆网络,沈大师因此蹿红。“走红”一词隐含向下之意。红极一时的明星,多数是销声匿迹,少有人经久不衰。论才学,不过是读了几本古书,有点自己的思考,不见得比高校中文系教授就厉害到哪里去;论相貌,就更论不得了。所谓的红,不过是因为一种反差。他可能是所有的衣着褴褛的流浪汉中,读书读得最好的了。

我们也有这样一种臆想,流浪汉不认字。读书,尤其是此类高雅之书,更是不可得了。殊不知,每个人的生命都有多种面向。即便是看起来他的生活资源如此匮乏,他的精神世界也是丰富多彩的。闲暇之余,读几本书,恰如我等刷刷微博,知乎,沉迷快手,抖音之类。中国人擅长造神,更擅长毁神。红遍网络的沈大师,今后何去何从。自我构建的生活世界,已经被胁迫卷入到互联网洪流中,再难回归。

孔夫子盛赞爱徒颜回:"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沈巍(沈大师原名)自得其乐,颇有圣贤遗风。奈何世事变迁,异化的俗人,将沈大师当成了圈养的动物。沈巍为何而红,早已不重要,甚至其是谁早已不重要,重要的红了。无数的网红们,趋之若鹜,指望蹭蹭就红。

蹭蹭而已,不进去。

 

沈巍本无傲世之才,亦非倾城之貌;网络爆红亦非初心。极红之后,便会堕入平淡。恰似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看起来夺人耳目,高不可攀;,却凶险万分,转瞬即逝。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曾经的网红鼻祖,芙蓉姐姐,凤姐,如今早已回归平淡。沈巍曾坦言,他不想红,他只想捡垃圾。无数的网红,绞尽脑汁,费尽无数力气想红却红不起来。却未曾想过,那红后的形象负担,却足以将人压垮。赵雷参加《我是歌手》后,火遍全国,然后便日复一日的在各个场子,给伪歌迷们一遍遍的演出《成都》,直到沈阳演唱会爆发,现场怒骂主办方。作为歌迷,听歌手现场演唱《成都》,自然是无可厚非;但是作为一个创作型歌手,当自己被局限为一个只能唱《成都》的歌手,其愤怒不满可想而知。盛名之下,其实难负。不知被打扰的沈先生,何时能回到他自己的生活节奏。

 

  网红们的狂欢,是一群人的孤独。可想而知,如果没有沈大师,也有张大师,王大师。犹如跗骨之蛆,闻到臭味,纷至沓来。追名逐利的背后,是深深的匮乏。点赞,双击666,他人的鼓掌,就如同久旱等待的甘露。在拉磨的驴子前,放上一根看得到却够不到的胡萝卜,足以让它转磨不止。辛苦还贷的年轻人,在得知家中拆迁得二十几套房后,瞬间失去了生命的意义感。活着的意义感是什么?是银行卡的一脸串数字?是名下的房本?这一切在即将死亡的一刻烟消云散。对于学生,活着的意义仅仅只是学习,可能是心理问题的来源之一。

北大徐凯文提出“空心病”,虽并非临床诊断,却足以代表一种心理状态。最突出表现便是,无价值感,无意义感。北大学子,就其成绩而已,早已是人中龙凤。成绩作为衡量人生价值之一,固然重要。但是,大学中,成绩不再是唯一,更重要的是对人生意义的重新设定,选择属于自己的人生价值。在新旧价值交替过程中,天之骄子们也不免迷茫于此,浑噩不堪。

毕业之后,陷入名利之城。追名逐利,价值所在。多年之后的聚会,莫不是谈论薪酬几何,几房几车。倘有不如之处,失落至极。胜者便于觥筹交错之间收获各种掌声,可筵席散尽,喧嚣落尽,掌声不再,落差之大,不免孤独落寞。得到了想要的东西,人生更无意义。哈佛大学幸福学导师泰勒 沙哈尔称之为虚无主义的人生。拥有了功名利禄之后,花天酒地,及时享乐,却再也品尝不到第一杯酒的快乐,便觉世间无聊至极。在此,便容易陷入酗酒、滥交、甚至吸毒。吸毒的明星,列出长长的名单:陈羽凡、尹相杰,宋冬野,满文军,莫少聪,李代沫,张元,宁财神,张默,张耀扬,高虎,柯震东,房祖名...

我们曾经渴望已久,努力寻求的东西,在我们得到之后,才发现不是我们想要的。但这正是别人需要我们做到的,父母、老师、老板的期望,唯独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我们就像是许多镜子的集合,反映了所有人的期待,唯独没有我们自己。一个空心的稻草人,努力的喝着西北风。即便是被风吹散,依然铭记着对风的执著,却未曾明白,它只需要一打枯草,就可以让内心充盈。

生而为人,何去何从,是每个人一生的追索。心理学大师马斯洛认为人最高的需求,在于实现自我价值。倘若在即将死去哪一刻,细数人生,看似获过,却未曾真正活着,悔之晚矣。彷徨一生,枉在世上走一遭。伏尔泰曾言: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名利的枷锁,他人期望的牢狱,将我们的自由生生的挟制。

沈先生可贵之处,在于他有着自己独立的价值观,活出了自己真实的人生。他衣着褴褛,流浪半生,或许是他个人的悲剧,可是把他捧成大师,顶礼膜拜,却是时代的悲剧。在这个喧嚣纷繁的世界中,我们太需要反省,我们生而为何?

世界太大,我想去看看。曾经这一封辞职信,风靡网络。也在提醒着我们,在格子里日复一日看似繁忙的工作,不过是重复着一天的人生。鲁迅曾言: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此刻你在哪里?为何而活?明日何去何从?谁会给你这个答案,或许这个答案早已在你的心里等待你好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