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恐惧症
为什么最后一个离开的总是我?
2018-10-25    青岛若水心里咨询有限公司


mints 译

与人分离似乎是一阵冷空气。我想,我大概体会到了丧失的痛苦。

 

 

   

大概我属于那种最后一个离开聚会场所的人。其中的原因很难讲清楚,甚至我至今仍然不清楚。我知道举办聚会的主人很累,想睡觉。我也很清楚,即便我马上离开,他们依然还要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收拾房间,然后才能睡觉。可是我还是舍不得离开,我会继续问一些问题,并继续等待答案。总之,我就是想让谈话继续下去。

我不想离开,大概是因为晚上的感觉特别好,我想要让这种愉悦的时光越长越好。一般而言,在这种场合中,我不太善于交际;我胆怯地加入谈话,并且十分确信,一个小时后,所有人都可以从我的脸上看到疲倦、想要睡觉。

因此,我我猜测,我的问题是离开后就剩下我一个人。我不喜欢与人分离;即便是点头之交后的分离也像是冷空气一样寒冷。我想,我大概体会到了到了丧失的痛苦。但我失去的,究竟是什么呢?

我看见有些人会像我一样缠着不走,但他们理由比我更明显。他们才华横溢,享受观众的簇拥,他们无法接受聚会结束,大概是因为结束后自己就失去了中心的位置。或者,他们有点难受,他们通常会感到一丝的孤立,挤不进主人的亲密关系圈。他们之所以无法下定决心离开,是因为他们自以为聚会就要结束,只要和亲密朋友们在一起,就很舒服,并且会对那些离开的人说三道四。

可是,我和他们不一样。也许,在更平庸的层面上是因为门槛太高了。也许是因为在门里等待我的东西太可怕了?我对自己说:我现在在这里,和那些不知何故就了解我的人在一起。但是除此之外,我只是孑然一身的带着这个疲惫的身躯,这个声音在我的脑海徘徊。所以我懒散地站了起来又坐了下来,我知道了一些东西,但又意兴阑珊。

我和往常差不多,我只是在苟延残喘。我帮助主人收拾房间,我变得比其他客人还要健谈。我突然想把自己的故事讲述给主人,如果我不想太暴露自己,然后倾听他们的建议、获得拥抱和支持,那么,我就会编造一些东西。

也许事实是,说再见对我来说是一种拒绝,对人类温暖的拒绝——即使是最微小的温暖,也会让我不再那么孤独。我的孤独,是真正的孤独,它突然泛起,转瞬即逝,这种孤独不是源自缺乏陪伴或感情,而是源自我们彼此之间固有的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