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案例
因着一句话,她恨了自己一辈子
2011-12-02    青岛若水心里咨询有限公司

小时候,安安是周围出了名的疯丫头,爬墙上树掏鸟窝,几乎是无所不干,是个让家人头痛的主儿。

还记得那一次,安安跟小伙伴们比赛爬那颗村里最粗年纪最老的歪脖子老槐树,爬得最快的会成为大家的老大。哇塞,那可是大家公认的头儿。小安安那时候才几岁啊,卯足了劲往上爬,连擦伤了手臂都顾不上疼,渐渐的年纪比她大的也落在了后面。当安安威风凛凛的在最高点朝小伙伴们挥手时,心里却想着倘若安诺也在的话,第一一定是他的。她只希望安诺会摸着她的头揉乱她那参差不齐比男孩子长不了多少的头发,:“傻丫头,我才是你的老大。”那是不是就完美了。

正迷醉中,一声大吼“安安,你给我下来”吓得她一头栽了下来。原来是姐姐寻了来,初始姐姐的确被摔在尘土里的安安吓坏了,还没跑到跟前呢,一阵鸡飞狗跳的,安安拍拍身上的土和草屑站了起来。没事儿,没看着旁边有一草垛么,瞧把他们给吓得。不过也的确,五六米高的距离对一个几岁的孩子来说也确实不是闹着玩的。姐姐绷着脸拽着安安就往家里拉,嘴里开始喋喋不休的数落她的胡作非为。

安安一边摸着快被摔成八瓣的小屁股一扭一扭的跟着姐姐,一边还不忘朝后面的小伙伴嚷嚷“我赢了我赢了”,像极了上蹿下跳的猴子,果不其然换来姐姐的更声厉的教训。

这样的今天打了隔壁的小马,明天又欺负了村后的明仔,要不就是揪散了玉灵的麻花辫的戏码,在安安的童年没少上演。

你瞧,那时候的安安是个多么令大人头痛的孩子啊

开始上学的安安收敛了好多,不再似以前那般胡闹,也不再刺儿头的欺负人了。渐渐的竟然成了成绩优异的好学生。年年也没少往家拿奖状,喜得家人以为终于可以放心了,这孩子,可算是懂事了。没办法,谁让安安的历史不那么的光鲜呢。

俗话说的什么来着,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安安再一次的把自己推到了风尖浪口上,是她12岁小学五年级。这一次,轰动了全校,也成功的在周围的村子里出了名。

那天也不知什么原因,安安跟班里的一个男生撕扯到了一起。当大家注意到他们的时候,男生一只手死死的拽着安安不长的头发,另一只手狠掐着安安的手臂,都含了泪,而安安拉着男生的耳朵就使上了劲,眼睛红红的似充血般,那狰狞的表情仿佛要拼命。任谁的话也不听,两人就是不撒手。好不容易把两人拉开时,安安的一撮头发还在男生的手里,手臂上有深深的血印子,而男生更惨,耳朵愣是被撕开一个口子,那血滴答滴答的让周围的同学慌了神。

当男生被紧急送到医务室包扎伤口时,安安被请进了校长办公室。“啪”的一声惊得安安往墙边缩了又缩,把文件夹拍在桌子上的校长看见安安的情景就来了气,“怎么,现在害怕了?刚才的狠劲去哪了?你说说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那么狠?这亏的还是班干部呢,这表率做的……”缓过神安静下来的安安抬起头看着讲得唾沫开始漫天飞的校长,嘴嗫喏了几句愣是没吭声,她怎么可能告诉校长打架的原因,她不就是为了堵住男生的话才头脑发热的冲上去的么。

最后,安安被记了一次警告,只是连着竞选校少先队大队长的资格也被取消了。没有勒令退学,是鉴于平时还算不错给学校争了不少名誉的表现。校会上通告批评下来的时候,安安只是面无表情的抬头望着天空,将那一抹忧伤倔强的深深的埋在眼底。

“安诺,如果你在的话,我怎么会如此?”

高中,安安考进了县城最好的一中。安安的成绩一向令大家放心。

平时安安也不怎么跟同学玩在一起,只是跟大家眼里比较怪的一个男生成了要好的朋友。或许就是物以类聚吧,谁让她自己不合群呢。安安觉得男生比其他人要真实的多,至少没在安安面前伪装自己。

男生会跟安安说好多话,好多事,会告诉她自己喜欢隔壁的那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子好久好久了,却不敢去表白。那时,安安就搭上同桌的肩豪气的一口保证包在她的身上。于是在校方严禁早恋的校园里因着安安的仗义就又多了一对地下的恋人。安安会帮男生把女孩子约出来递上他精心制作的卡片,会在平安夜给女孩送去象征着平平安安的圣果,会在男生不方便如约的时候跑去告诉女孩不要等他了……。

看着男生露出开心甜蜜的笑,安安会抬头望着湛蓝的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很久很久。

“安诺,如果你在的话,我也帮你追你喜欢的女孩子,好不好?”

 四

“安安,起床了,你要迟到啦,再不起床我掀你被子啦”稚嫩的声音似乎从床尾传来,好像还伴着拽被子的声响。

紧了紧手里的被子,“一一,别闹了,你拖不动的”瓮声瓮气的声音从枕头下传来,安安还是改不了趴着睡的坏习惯,也不怕把自己闷死在里面。

“再让我睡会儿,就一小会……”慵懒的声音竟然理所当然的开始讨价还价。翻身准备继续睡的安安故意忽略一一皱皱成一团的小脸,这丫头又有什么鬼主意,可不能再上当。昨晚看电影看的太疯三点多才睡,这个时候谁能睁开眼啊。周末啊我亲爱的周末。。。

恩,床边没有以往的假装委屈的假装有状况出现的声音了,什么声音也没有,只是床上开始有窸窸窣窣的声音靠近枕头,哼,即使是你爬上来我也不起。

   可怜的一一终于爬山涉水的来到了安安的枕边,看着那个依然自顾的睡着的人,计上心来,不知道妈妈教得方法有没有效,奸笑中一一把嘟嘟的小嘴巴对准了安安的耳朵,开始了呼呼的吹气。安安果然如预料中一个激灵就坐了起来,该死的,又是姐姐教得损招。什么都不怕的安安竟然最怕别人对着她的耳朵吹气,痒痒的难受。

安安咬牙切齿的把向床尾退去的小逃兵给逮了回来,“我看你往哪跑”一边把魔爪伸向小一一的腋下,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死穴。

受不了被挠痒痒的一一“咯咯”的笑个不停“小姨,小姨,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哈哈,你不敢了?才怪,今天饶不了你”

一大一小的索性在大床上玩起了游戏,哪还管什么迟到不迟到的事情。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姐姐安排的相亲而已,迟到了正好给对方不好的印象。

这样的戏码每次都会在安安留宿姐姐家而上演,四岁多一点的小外甥女一一就喜欢缠着这个在姥姥姥爷、爸爸妈妈眼里特立独行的小姨。

“安诺,倘若你有孩子我也会这样陪他/她玩儿,你可不许学姐姐凶我哦”

安诺是安安的哥哥,只大几分钟的孪生哥哥,却只活了三天。重男轻女的奶奶会在安安捣蛋的无法调教的时候恨恨的说上一句“怎么死的不是你,而是我的宝贝孙子?”奶奶不知道三四岁的安安已经有了可以不忘的记忆,这句话一直留在安安记忆的深处,记着,也恨着。

小时候的调皮捣蛋也是因为后来有了弟弟,她只想引起大家的注意罢了,即使是令他们头疼好歹是知道她的存在不是,那时候的安安竟然就得到了这样的另类的关注。

那次打架也是因为男生的一句“安安克死了她哥”招惹上了安安的拳头,在村子里这是个公开的秘密,可是在学校安安怕老师同学知道这些。就用极端的暴力来掩盖内心的恐慌,像一只防御中的刺猬,张开了身上所有的矛头。

安安一直走不出安诺已经不在的阴影里,沉浸在她的臆想里不愿醒来,她一直认为是她害死了安诺,就跟奶奶说的一样。倘若没有她,安诺会活得好好的,很健康的活着。家里的情况也不会是如今这个样子。

安安曾经有一段时间很不喜欢自己,甚至想到了死。可是她不敢,不是怕自己死,而是怕到时候会挨安诺的骂。她怕自己令安诺失望。所以她告诉自己,只要她活着,就应该把安诺的那一份精彩也活出来。

上医学院的时候,安安把听来的关于安诺夭折时候的症状告诉了教授,经过教授的分析知道,安诺是患有很严重的心脏病的,并不是简单的安安以为的她夺走了他的营养而导致的营养不良和早产才引起的猝死。理所当然的安安偶尔的轻微的心悸也找到了原因,毕竟他们是一起的。

教授建议安安去看心理医生,从那时候开始,安安才真正慢慢的放下。

开始了她属于她自己的道路。

 

后记: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心结,或多或少的,这样治愈的过程或长或短,或许很简单,简单的别人一句话就茅塞顿开。或许很难,要靠自己一步步的探索摸索。不管怎么样,这是构成我们与众不同的特质,它已经存在,不会因着我们的刻意忽视而抹掉痕迹,也不会因着我们的刻意不忘而增加半分。

在这个案例中,我们帮她利用海灵格的家庭系统排列找到了爱的根源,利用塔罗牌解开了自己的迷惑,利用催眠挥别过去,利用沙盘建构自己未来的家。

既然忘不了,那就继续放在记忆里吧。让它静静的躺在那个角落里,只是不要让它影响了你以后的人生,不要让最初的付出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不是有句名言来着,存在即真理。

请你安然的接受这样的自己。

应来访者者本人要求本案例中“安安”“安诺”“一一“均系化名